您好!欢迎进入千亿国际网站 ,今天是:
视频共享中心

樱花树下,等风也等你

作者:高三13 董春阳    发表时间:2017/7/25 15:56:43 访问次数:193

 夏天。

 风掠过,樱花半开,迷醉在花香中,那般欢畅,奔跑又停驻的影子是谁的少年,一个纯白,一个淡蓝。

    满脸皱纹的老树是忠实的倾听者,没有风的日子,你可与他为伴。

“您,可以听我说话么?”纯白少年背靠老树,小心翼翼,汗湿浅衫。

“嗯。”树说。

“有一个人啊,他从小就站在星光里,一抓一大把地惊慕艳羡。他不必花大力气去啃噬书本,不必为了一堂考试彻夜不眠。人们说是幸运女神过分偏袒了,现世安稳吧,一切都轻而易举啊。”生生的稚气隐不了深深的迷惘。

    “那多好呀。”树说。那语气和那些惊慕艳羡如出一辙。

纯白少年低着头。他大概不知,支离破碎的阳光背后,那天很蓝。

风几许,轻柔静寂。

“可是,一切都不是这样。这个人,他从小就学钢琴,手指红肿生疼,依然有三小时的琴谱未完。他要去学国画,学拉丁,学奥赛。夜深风都回家了,只有星星作伴。那些所谓辉煌背后都只是无奈。他们说他是学霸呀,多威武啊。可是他的时间呢,他的小舟与风筝,他的草原与大海,他的……他的一切呢,幸运女神太狠心吧,只偷走了他的快乐啊。”是那样冲破壁垒与防备的声音,所以可不可以叫做歇斯底里?

树不语。

风偷走了轻柔,留下长长沉默。

“你知道吗,亲爱的老树,有一个人,有一个与你完全不同的故事。”更加活泼的声音,是淡淡的蓝。

“嗯。”树亦轻轻语。

“这一个人啊,他是世上最笨的小孩。他不会写漂亮的句子,不会考很高的分数。很努力了呀,妈妈还是好担心他,‘孩子又不及格吗?’很惨吧,谁说毛毛虫会变蝴蝶呢?”不一样的烦扰,一样的孤单言语。

淡蓝少年闭着眼,大概也看不到那天好蓝,好蓝。

老树不说话。或许就这样吧,这样沉寂清忧,纯白也好,淡蓝也罢,老树沉默着,大概告诉他,怎样长大。

风,又偷走几个春秋。

多年后,老树皱纹愈深。亦或许刻进肌体的纹,也不只是生疼。

缓走又停驻的影子,一个纯白,一个淡蓝。天很蓝。

   “老树啊,好久不见。”不约而同的,只有自己听得见吧。

   “您知道吗?当年那个被叫做学霸的人已经长大。再没有过多鲜花掌声,日子平淡如水了。这样真好,随心所欲的日子,大概才是真实的快乐。”纯白衬衫,男子终于抬头,树阴挡不住,太阳也融不掉的,那片清澈的蔚蓝。

“真好啊。”树说。淡淡地,欢心地。

沉默,片刻的沉默,又作了最完美的间奏。

“这个人啊,当初被称作‘学渣’的孩子也挺好。母亲不再为他过分担忧,放开手去,从他所欲。现在是个自由的小画家,生活嘛,很平凡,如多数。”淡蓝衬衫,是最深处的轻松坦然,睁开眼,晴空蓝得无法无天。

风不跑了,轻柔地,一切都被时光温柔以待。偷走的,少年的快乐,不必还了。天,正蓝。

“愿你走出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