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!欢迎进入千亿国际网站 ,今天是:
视频共享中心

别时容易

作者:2017届6班 王阳  来源:校刊编辑室  发表时间:2017/7/25 15:49:21 访问次数:190

 2017年5月19日,晴。

在图书馆二楼自修室合上笔帽的那一刻,思绪纷飞。

最后一次参加一中校内的正式考试,教室前倒计时牌的十位数已经变成了一。我郑重地在每张试卷卷头上写下了学校的全称:甘肃省庆阳市第一中学,想籍此来表达我的敬重,或者留恋。

两年多前,心怀几分忐忑离开考场;三个月后,意气风发来到校园。别去家乡别去旧友,想凭着自己的能力与勇气拼出个阳光大道。离开家乡的那一刻,也是有不舍的,但更多的是大干一场的决心。全县前十,进校名次二十三,曾经是很令人骄傲的一件事。那时轻狂,在八月底火辣的阳光下撸起袖子,顶着晒黑的脸咧开嘴笑,这画面至今想起仍然历历可现。

别去曾经的荣耀,是我在一中学到的第一堂课。

高一上半学期,保留着初中时的自矜,学着许昱老师“我们要讲道理”的口头禅,忙于所谓的班级建设,参加广播站的练声活动,参与学生会的选拔。每天躺在宿舍床上,亢奋地和舍友们说个不停,直到宿管的大头皮鞋踢到门上才能渐渐睡去。

一中是这样一个地方,它将你的自信心击垮甚至揉碎,再帮你重新塑造。

第一次期中考试结果公布。进退一栏硕大的负百。自己本就心慌,家人更是紧张,一度跟我提起过要不要转学回县上他们能给我约束。那段时间,自己最害怕听到“你曾经……”。怀念过去,想念家乡,各种情绪一齐出现泛滥成灾,每天还得故作镇定不敢让人看出自己的脆弱与崩溃。周末主动找人带自己去网吧包夜,白天带着满身的酸臭沉沉睡去,就想那样堕落、沉沦……

后来想,那时的自己真是危险,差一点万劫不复。所幸,那颗心还有斗志,还想再度爬上顶峰。两周放纵过后,空虚感袭来。我努力让自己充实起来:更认真地上晚三、更认真地上周末自修课……期末时,有了微弱的进步,就想着继续那样一次一次一点一点往上爬。

别去曾经的集体,是第二次蜕变。

高中第一年即将过去,分科在即。自己内心极度纠结——一是确实喜欢文科,二则实在不舍亲爱的同学老师,加上家人的劝阻。那个春末夏初,整个人沧桑了不少。我借着布置教室的机会收集了许多属于那个集体的记忆的照片:红歌会上领取奖状时的欣喜若狂,运动会上率先撑起遮阳伞的后勤保障,远足时北湖边小桥上的合影念想……我想用这些来羁绊自己,又想用它们作为怀念而勇敢地离开。我退出了学生会生活部的日常检查工作,即使我有望参选部长——我想用剩下的那点时间和大家一起跑跑操,要么让他们把我羁绊,要么尽了心不留遗憾——是的,尽心。作为班长我不想离开那个一路崛起一路有我的班级,我用最后的时间做出自己的努力,与十四班的一场辩论赛引起了全校的辩论狂潮,高一最后一个月的整风运动卓有成效……

但我还是离开了,背着家人,也没有事先告诉任何同学。自己在高二报名那天找到了年级主任,悄悄挥手,没留下一点痕迹。虽然我还是眷恋,一直通过还是舍友的他们了解班里的情况;也一直想起班主任许昱老师的几句话:“你自己不努力的话,日后你舍友都走了清北你连人大都上不了”,而人大至今是我最渴望的归宿;“从班主任带班的角度讲,有他在我很轻松,不想放他走;但从个人前途出发,他选文可能会走得更远一点。”父亲和他通电话时放开免提,让我更加坚定了决心。偶尔,我也怀念他给我的信任与支持,也会回去转转。我很庆幸自己还有个“根”,用文科班同学的说法叫做“娘家班”。而我的同学们大抵都有过这样的煎熬——好容易熟悉起来的环境突然又变得陌生,而被拆分的两个班的同学们,他们的愤慨尤甚。

在新的集体中成长,成为了自己想要的模样。

离别之情感,最甚还在人。你或许都不知道,许多人你已经见过他最后一面。

军训时来自武警庆阳中队的教官袁涛退伍回了老家金昌,从此再没联系;三年中宿管员换了四五批,从一开始的“小头”到如今的杨叔;高二时全班76人教室甚至塞不下,至我写稿时只剩下66人;高一时的数据住校男生200+,到如今每晚查宿总数90+;几位亲人在这三年间去世了;有些真挚的情感再也回不去了。每一个雨夜,我都会想起中考结束那晚——我奔波数百里回到华池,同宿舍的几个兄弟吃散伙饭,等到出饭店门时大雨滂沱,而他们中的大多与我再没相见;每一个端午我都会想起乙未节前——五七好友骑车四小时赶到周祖陵下,忍着腿疼爬上了山;每一个“五四”,我都感觉自己坐在大巴车里——南梁一行作为半个东道主的我的介绍,抢了导游的饭碗,而同车的任万军老师之后给我的诸多教诲与帮助,更难以忘怀……

但我们终将别去,回忆再美也已经过去。

再有一二十天,从此不再名正言顺出入校园;再有一两年头,老旧的教学楼或许只剩图片。每一个晴朗的夜晚,我总要打开窗,让清冷的月光洒在自己身上,看着天边的红光映出的缤纷的色彩,看着操场上的国旗迎风飘扬……

时光它总是调皮,你觉得你随时能抓住这小子,可他在你不经意间就溜了。三年转瞬,少年成为青年;三年漫长,岁月里闪烁着光芒。别离从来都很容易,你根本阻挡不了,它呼啸而来,一如你阻挡不了董志塬上每年的春风。见时难,但已经三生有幸彼此陪伴这许多天。最后一个夏天,且自如地说再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