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!欢迎进入千亿国际网站 ,今天是:
视频共享中心

从学生学无头绪看语文教材编排

作者:任文汇  来源:校刊编辑室  发表时间:2017/6/1 7:52:20 访问次数:219

 米兰·昆德拉曾说:在时间的乱山碎石中流过,两岸的景致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溪流将流向沃野还是沙漠。身为教师,传道授业解惑,我们的努力最终也会流向两个方向,一是沃野,一是沙漠。如果是前者,那就会沃野千里,生机勃勃;如果是后者,那将很快干涸,依旧是沙漠。

 我一直在思考,学习语文为什么学生普遍积极性不高,兴趣不大。这种现象的存在,与教师的教学有无关系?学生好像普遍认为:一,学语文时大脑是散光的,聚不了焦,语文课不挑战学生的智力;二,语文材料浩如烟海,考试覆盖面广,要学好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;三,在教材中能学到的知识,在高考中碰不到,下功夫学不如盲撞等等。

 听了清华附中邱晓云老师和张秋云教授讲座后,我豁然开朗。学生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认识误区,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教材的编排和我们教学的内容不够系统化。

 请看,现行的人教版语文教材是按照体裁编排的。例如,必修一第一单元是诗歌,第二单元是文言文。为什么一定要按照体裁来分,而不是按照主题或同一作者的作品来确定,而成为一个单元,让大家感受不同文学体裁,所表达的共同主题或感受同一作者不同时期的作品风格。例如《大堰河,我的保姆》(必修一),《陈情表》(必修五)和《祭十二郎文》(选修《古代诗歌散文》)主题都是亲情,我们可以感受诗歌和文言文不同的风格特点,理解人物真实的情感,进而比较作品不同的表达方式;而《醉花阴》(必修四)、《一剪梅》(选修《古代诗歌散文》第一单元)是李清照早期的作品,《声声慢》(必修四)是她后期的作品,如果放在一起,不是更有助我们了解时代背景对作家作品风格的影响吗?《记念刘和珍君》、《祝福》、《拿来主义》都是鲁迅的作品,却分别出现在必修一、必修三,必修四,如果放在一起,岂不是能让我们更好的感受他独特的语言风格和觉醒意识?杜甫的《秋兴八首其一》、《咏怀古迹》、《登高》在必修三,《蜀相》出现在选修《古代诗歌散文》第一单元,《登岳阳楼》、《旅夜书怀》出现在第二单元,《阁夜》出现在第三单元,李白的《蜀道难》在必修三 ,而《越中览古》出现在《古代诗歌散文》第一单元,《梦吟天姆吟留别》在第二单元,《将进酒》在第三单元,难道同一作者不同时期的作品放在一起做一个专题,不更能让人品味他的诗风吗?《红楼梦之林黛玉进贾府》在必修三,而《水浒传之林教头风雪山神庙》在必修五,难道同作为四大名著之一,都是古典小说,将它们放在一起不更加具有比较性,更容易让人印象深刻吗?为什么教材一定要将其分开编排呢?

 教材按照体裁编排,导致我们教学也是按照这样的顺序进行,那么,这样的教学有哪些不足呢?老师按照体裁教,表面上是让学生掌握了一定文学体裁的基础知识,什么都见过,什么都知道一点,但是都不饱满,不充分,不透彻,短时间内达到了教学目的,等到下一本书遇到相同体裁,学生几乎不记得了,老师又要重新讲解,学生再一次学,过一段时间又忘记了,这不就是溪流流向了沙漠吗?而按照作家作品来编排,学生几乎能涉猎作者早年到晚期的代表作品,广泛阅读同一作者的不同作品,对作者作品的风格、语言都能有更加深刻的认识,由此及彼,层层深入,更利于教学效果的提升。而按照作品主题来编排,学生一直在接受不同文学体裁带来的不同体验,知识无形中一直在巩固,这样不仅避免了知识流逝的问题,有助于学生在学习中比较不同体裁的作品的精彩之处,而且相同主题不同体裁文学作品的解读,有助于学生思辨习惯的培养,有助于学生语料的积累,也有助于学生兴趣爱好的发展和自主学习能力的提高。        

 因此,我有一个假设,能否在实际教学中,不要以教材的编排来决定教学顺序的先后呢?我们可以打破传统,尝试另一种教学,或许,能使溪流流向沃野。